生活在黑夜的两端

2018-09-06 13:50

据新华视点

五年级的丹丹只是其中最平常的一员,她拿出了一份周末课表:上午9点到10点半舞蹈,10点半到12点绘画;下午4点10分到5点40分英语,6点到7点半亲子数学;放学回家,把当天的作业写完。兴趣班离家有近1个小时车程,但周末还是需要6点多起床。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少年儿童研究所所长孙宏艳表示,从十年来调研的数据看,“00后”休息日上课外班时间为2.1小时,是学习日的2.6倍多;不论是学习日还是休息日,少年儿童上课外班的时间逐步增加,休息日的增幅超过学习日。“00后”休息日上课外班的时间是“90后”的3倍,学习时间正从校内向校外转移,在家写作业和上课外班的时间要比原来更长。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20日发布的统计数据显示,2005年-2015年间,近六成中小学生睡眠不足国家规定的9小时。按照国家统计局2014年全国中小学生在校人数超过1.5亿人计算,睡眠不足的中小学生近1亿人。记者调查发现,中小学生压力呈内化趋势,写作业、上课外班时间比原来更长。作业多、在校时间长、课外班时间增加,是导致中小学生睡眠不足的主要原因。

“从你站在高中的门口,意味着再也见不到白天的阳光。生活在黑夜的两端,只有惺忪的睡眼陪伴着你……”这是长春市某附属中学高一学生琪琪的日记。

原先来自学校的压力,转变为家长和学生的内心焦虑——

很多学生和家长表示,作业多、在校时间长,是中小学睡眠不足的主要原因。2008年教育部曾印发《中小学学生近视眼防控工作方案》,明确规定小学生睡眠时间10小时,中学生不少于9小时,并限制了作业量和在校时间。

记者调查发现,部分学校为了加快教学进度,增加课时量,一节课设计成40分钟,每节课抽出5分钟,挤占午休时间,这样一上午可以上5节课。很多学生午休只剩1个小时,除去吃饭时间,少有时间睡觉。

尽管刚上高一,但琪琪已经感觉到了作业之重:语文一天翻译一篇古文,数学完成两篇学案,英语背完1单元单词,化学完成2页练习册,生物写核酸笔记和一张小卷。每科大概需要1小时,从5点半放学算起,琪琪要马不停蹄赶写作业,才能在12点之前写完。这还是最近一周较少的一天作业量。

包头市第33中学高中一名任课教师表示,学校对教师评价主要看学生成绩和升学率,为了争夺学生的学习时间,只能给学生多留作业。“老师们管这叫‘拧’学生,仿佛每个学生的背上都有一根发条。”

记者在调查中发现,虽然多年大力推动减负,但中小学生的学业负担很大程度上依然不堪重负。

教育专家孙云晓则认为,中小学生的压力呈现逐渐内化趋势,从原来学校施加的外在压力转变为家长、学生内心的焦虑。即使没有晚自习和作业量,学生的压力依然存在,这也是导致减负之后学生反而更累的原因。

在控制作业总量上,北京航空航天大学附属中学要求教师每科作业量限制在半小时以内,这样每天学生的作业总量并不很多,也没有晚自习。但一名教师发现,学生普遍睡觉时间仍在晚上11点以后,早上6点多起床。多数学生写完作业之后,还会自我加码,超前学习。

周末本来是学生补觉的好时间,但很多学生的周末辅导班课表也排得满满当当。在长春市桂林路,众多民营辅导机构的牌子挂满各大写字楼。周末早上8点半,各色服装的中小学生鱼贯进入,准备开始一天的课程。

减负多年,一亿中小学生还是睡眠不足

琪琪的很多同学也都感觉到了作业的压力,高一入学没有分文理,很多学校开设的课程达到13门,其中作业较多的有6-9门。“晚上只能睡6个多小时,最难熬的是上午前两节课,困得不行。”琪琪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