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道称

2018-09-09 13:49

俄罗斯方面并没有否认官方对会议进行了资助。“俄罗斯反全球主义运动”负责人约诺夫称,政府为筹办会议给该组织提供350万卢布,约合48300欧元,占预算1/3。“euractiv”网站形容说,约诺夫年仅26岁,衣饰华丽,还是“反乌克兰亲欧盟”、“俄罗斯军官组织”等类似组织的负责人和“国际贸易公司”的首席执行官。报道称,除了一名极端民族主义议员外没有俄政要与会,“很难确定这个会议到底和俄公共外交战略间有多密切的关系”,但“可以推定这一运动的目的是提供另一个反西方的平台和声音,但看上去效果有限”。

责任编辑:王蕾

美国全国广播公司报道称,得克萨斯民族主义运动正在争取举行全民公投,就得克萨斯是否应该退出美国举行投票。该组织10年前成立,近来已经引起了人们的关注,原因是两次投票迫使得州共和党就是否将独立公投议题纳入共和党会议进行辩论。内特·史密斯说:“我来到这里是为了寻求对话。我们来到这里有非常具体的原因,我们来到这里是代表得克萨斯人民发声。”他的这种观点得到了加州独立运动代表马里内利的呼应。他们敦促两地独立的原因在很大程度上是厌恶美国的外交政策。这两人都希望特朗普在美国总统大选中获胜,指望会出现一大波人从美国分裂出去。

法国“euractiv”网站报道称,这次分离势力大会“是克里姆林宫资助”的,表面上则由非政府组织“俄罗斯反全球主义运动”牵头,其会议口号“没有美国霸权的世界多极化”也宛如俄罗斯政府外交部的目标。报道认为俄罗斯的目的就是试图在全球范围内协调分离主义运动,且这些分离主义势力最好和美国、欧盟对立。

效果真的有限吗?看看西方媒体的关注就能得到答案。

《纽约时报》则嘲笑俄罗斯的双重标准:“俄罗斯把自己国内的分裂分子关进监狱,但这并不妨碍它铺上红地毯欢迎来自全球解放运动的古怪代表,其中就包括来自美国的4名代表”。报道称,莫斯科私下里的目标“看来是支持那些可能令西方政府感到惊慌的组织和团体,不管这些团体是多么的边缘化”。来自加利福尼亚州独立运动的代表路易斯·马里内利希望将关于加州独立的全民公决付诸投票决定,摆脱“作为一个州的枷锁”。与其他参会者一样,马里内利说,来到莫斯科使他得到了极高的媒体曝光度,这是在加州几乎得不到的。

从来都是西方资助其他国家分离势力的事情不断爆出,何曾有其他国家召集西方分离势力的新闻出现?可这样的新鲜事儿还真出现了,俄罗斯一个团体近日就举行了一场“国际分离势力大会”,把美国、欧洲及一些地方的分离势力请到了莫斯科,探讨“建设多极世界”等话题。这已经是俄罗斯继2015年连续第二次举行类似活动,值得注意的是,去年的活动是在俄总统事务局下属的酒店进行。这已经被西方认为该活动“有克里姆林宫背景”的证据之一。“美国之音”27日说,今年的会议改在离红场和克里姆林宫仅有数百米远的一家更高档的五星级酒店举行。同去年一样,世界分离势力大会由亲克里姆林宫的“俄罗斯反全球化运动”主办。会议经费全部来自俄罗斯总统对相关非政府组织的拨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