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心翼翼的到处两粒

2018-09-19 13:54

那个男人是我是出现在我生命里为数不多的人,在我十七岁的年华里,如同一匹黑马,用难以预计的速度占据了我每一刻的生命。

我想,我们有必要谈一下。一个冷冽的声音被灌进我的耳朵,我抬头看她,这个高贵的女人眼里布满了疲惫,我记得她,昨夜有人叫她夫人,大约是阿止的母亲,我仓皇的看着她,慌张的点头,却不知道说什么,只是急急的跟着她。

我始终记得那天晚上医院冰凉的温度,连绵不断下的雨和一双犀利的眼。

莞莞,我叫莞莞,我是没有姓的,我只是一个孤儿,而我的童年却未曾因此痛苦过,大约是本性凉薄,从没有想要过爸爸妈妈,这里是全市有名的孤儿院,从来都不会缺的就是钱,可以说我很快乐的渡过了十七年,衣食无忧,像所有这个年岁的我用孩子一样单纯可爱,并且相信爱情,我用最平庸的方式活着,淡漠,没有锋芒。

我本不想干预小止的生活,我们也不是古板的家庭,并不在乎身份,只是我还是想请求你放过小止,我只是一个母亲,只有这样一个儿子,求你放过他。

青春是多么动听的词汇,我相信这一切,相信整个世界,相信他。他有很好听的名字,有这个世界上最尊贵的姓氏,有我可望而不可及的高度,只是那时我不知道,在他笑着告诉我他叫容止的时候。

眼睛被空调吹的有点干涩,我不敢打扰任何人,才回到这个城市不久,可是所有的一切都变得物是人非,这些年我学会抽烟,喝酒,浑浑噩噩的生活,都快忘记曾经的自己。

这是一处环境娇好的餐厅,她一直安静的坐在那里审视着什么,突然自顾自的说:我想你还是离开他吧。

东方渐渐开始明朗,我挣扎着张开疲惫的眼睛,一个恍惚,才回忆起昨夜发生的事情,他还活着,他还活着,我就这样雀跃的告诉自己,只要他还活着。

我一时不知道说什么,至少我从来都不曾知道有母亲是怎么样的感觉,可是如今看到高贵如她,因为孩子居然可以这样低三下四,我的心开始冒血。

所有人都拦着我,不让我靠近,我顺着墙壁慢慢滑下,缩在角落里,意识已经完全模糊了,只是隐约听到有人在交谈,男人的格式化的声音和女人的抽泣声。

荒芜寂寞的夜,只有手机微弱的光,任由黑色侵噬着单薄的背影,它苍凉的哭泣着,只有冰冷的月光凝视着,冷的彻骨。胸口连带着胃开始抽搐,我紧紧将自己蜷缩成一团,颤抖的手指在包里摸索着此刻唯一可以始我稍稍舒解的止痛药,小心翼翼的到处两粒,干吞了下去,才微微改变了一下姿势,闭上了眼睛。

我听保镖说,如果不是为了那对戒指,他不会以身犯险,你应该知道,他本不应该被任何东西束缚的,你现在已经成为他的弱点以至于变成他的累赘。

他在来接我的路上出了车祸,车上被人做了手脚,我透过厚厚的玻璃看到那张熟悉的脸上一层又一层的绷带,他安静的躺着,纹丝不动。

我不会。我打断了她的分析,不愿去听,我的心没有什么时候比此刻更坚定,我想陪在他的身边,哪怕是死。

我以为容止二字只是这个世界上最简单不过的词汇,我深信着那段没有海誓山盟的日子,和他身上干净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