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是发兵攻宋

2018-09-30 13:51

苏秦曾用功学习纵横家的学说,却郁郁不得志,“兄弟嫂妹妻妾窃皆笑之”。苏秦也曾试图以“义兵”统一天下的理论前去游说秦王而终不见用。后来,苏秦得到了周书《阴符》,如获至宝,于是发愤苦读,反复揣摩,终于获得了很大进步。传说他在读书时有“头悬梁锥刺股”的做法,可见其坚毅和决心非常人可比。如是凡一年,苏秦自以为可以“说当世之君”,于是再去尝试游说周显王。不料周显王的亲信从中捣乱,劝说周显王不要相信苏秦,苏秦再次以失败告终。

苏秦想方设法赢得了齐王的信任。他告诉齐王,齐国的当务之急是发展自己的实力。他极力怂恿齐王攻打宋,把宋国战略位置的重要性大大吹嘘一番。齐王对扩地争利当然非常感兴趣,终于被苏秦说动,于是发兵攻宋。宋国虽然是三流小国,但由于地处大国夹缝之中,所以必然地牵动着各方的利益。齐国要攻打宋国,秦国第一个不答应,马上就派人前来劝阻。但此时的齐国在攻宋的战场上正取得节节胜利,哪里顾得了这些。故而,齐在攻打宋国的同时,一面必然地与秦、楚等国关系越来越差。这时的齐王被眼前的利益牵着鼻子,被苏秦的“好话”堵着耳朵,而在一条通往深渊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了。

这时候的齐国,由湣王执政,实力非常强大,并同赵国保持着密切的盟友关系。故此,燕昭王授予苏秦活动的战略方针就是“大者使齐毋谋燕,次可恶齐赵之交”,使得齐国不再将战略矛头指向燕国。所以,苏秦到达齐国之后的第一步棋便是破坏齐、赵之间的关系,第二步棋便是使齐国“西劳于宋,南疲于楚”,使齐国在攻打楚国的过程中逐步削弱自己,并在攻打宋国的过程中得罪其他几个对宋国虎视眈眈的大国,在四面树敌的同时,使得自己(齐国)陷入危难的败局。

公元前296年,燕昭王由于报仇心切和错误估计形势,迫不及待地发动了对齐的战争,大败而归。苏秦非但未能及时劝阻,并且迫于两国交战的形势匆匆地返回燕国。苏秦回到燕国之后,一直等待着合适的时机再次赶赴齐国从事间谍活动。没想到这一等就是8年。

苏秦(?~公元前284年),字季子,东周洛阳人,受封“武安君”,战国时著名的战略间谍。苏秦出身普通,后来因“游说诸侯以显名”,并在战国末年的一系列历史事件中占有着极其重要的地位。在民间,关于他的传说也非常多。其中的一些,甚至成了司马迁撰写《苏秦列传》的素材。受制于六国史料的严重不足,司马迁面对众多说法不一的材料时,并不能很好地进行分辨,这便使得苏秦及其历史,一直混沌不清。

面对齐王,苏秦终于可以尽情施展其出众口才。苏秦首先告诉齐王一个惊天谎言,他说,韩赵魏三国都希望同燕国联合起来共同对付齐国,而燕国拒绝了。本来列国之间就是互相利用尔虞我诈的,有这种事情发生也不足为奇。所以齐王听到这些,也就相信了,马上也对燕国派来的这位使者另眼相看。苏秦看到有机可乘,便立即不失时机地向齐王献上50辆战车,齐王收到礼物当然更高兴。高兴之余,齐王甚至就秦国邀其共同称帝的事,向苏秦征询意见。

苏秦再次踏上谋取功名的道路,就是从燕国开始的。战国时期,燕与齐是邻国,燕弱而齐强。长期以来,燕国深以齐国将战略矛头对准自己为忧。公元前314 年,齐宣王乘燕国内乱大举发动进攻,燕军几乎覆灭。公元前311年,燕昭王即位。他处心积虑要报这深仇大恨,踌躇满志的苏秦恰在此时来到燕国。一个有国仇家恨,另一个有宏图大志,两人一拍即合。苏秦打动燕昭王的是他“谋齐”的策略,而燕昭王打动苏秦的则是他的知遇之恩。苏秦并且自愿冒险赴齐国活动,自此开始了他长达16年的间谍生涯。

不久之后,齐国终于同秦国全面交恶。苏秦告诉齐王应当乘胜拿下宋国,最好有支军队吓唬一下秦国,让他不敢出兵救宋,也许可以顺便教训一下秦国,如果把大家都发动起来,兴许就把秦国给灭掉了。苏秦并且向齐王保证,燕国是绝对跟着齐国一起干的,只要把韩赵魏说通即可。见到齐王有心动的迹象,苏秦赶紧说,如果齐王相信,我苏秦就可充当这个使者。齐王立即派苏秦以齐使臣的身份前往燕国和三晋,说服他们组织一个五国联军共同伐秦。

苏秦于公元前300年奉燕昭王之命第一次来到齐国。据唐兰推测,这次苏秦可能是以人质身份去的。不过,这次的出行准备显然不是非常充分,苏秦此次赴齐似乎未能取得任何成果就回来了。既然是人质,他可能无法获得面对齐王的机会,所以没有办法逞口舌之能,也没机会把自己的行间谋略充分施展出来。这可能是苏秦此次行间失败的主要原因吧。

当时列国争霸的形势是,齐、秦实力最强,一个在东,一个在西,属于一流的强国,而韩赵魏等其他国家则只能属于二流。所以,秦国的意思是让齐国称“东帝”,而自己则称“西帝”。这当然是秦国的一个策略。秦的真实意图是,在先不得罪这个强大的齐国的同时,借机把其余的小国吞并。对于齐国来说,秦国的这一策略其实也很对自己的胃口。苏秦却不希望齐国的日子好过起来。他的任务是让齐国同韩赵魏的关系继续恶化下去,如能再同秦国交恶就更好不过了。所以,苏秦对齐王说,秦王劝您称帝是希望把您树为众矢之的,秦国的这个主意其实是一个巨大的阴谋,所以大王千万别去理会他们。齐王认为很有道理,同时也更加觉得苏秦具有相当出色的战略分析能力,对他更加另眼相看。

齐国在齐湣王执政后,对外政策也发生了重大变化。其中一个重大的外交政策变动就是和赵国断交,并和韩、魏关系恶化。燕王觉得这正是挫败齐国的时机,便立即派苏秦第二次赶往齐国,再次进行间谍活动。这一年是公元前289年。燕王在经过公元前296年军事行动上的失败之后,总算能吸取教训,很好地听从苏秦等人的建议,在向齐国进行赔罪的同时,也同其维持着表面上的友好关系。所以,与苏秦上次前往齐国有所不同的是,他的这一次赴齐有着类似外交官一样的公开身份,而且有着联系两国邦交的具体任务。苏秦也因此获得了直接面对齐王的机会。以使者的身份,争取获得直接面对齐王的机会,这可能是苏秦经过上次潜伏行间未能取得任何成果之后所得到的经验。

《史记》中的苏秦是一个身佩六国相印、周游列国的大纵横家,是个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传奇人物,和另一个大纵横家张仪,正所谓一纵一横,相与显能。但最新出土的文物证实,这其中许多内容,诚如钱穆所云,“皆子虚,由后之好事者附会为之也”。1973年,在长沙马王堆汉墓中出土了一批战国时的重要史料——“纵横家书”。其中有一些保存了苏秦真实言行的书信,澄清了关于苏秦及其相关历史的诸多根本性错误。根据这些出土资料,我们可以清楚地知道,苏秦本是燕国派出的间谍,一直在帮助燕昭王从事着颠覆齐国的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