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报警求助

2018-06-07 19:17

责编:云鹏

寡嫂带着孩子跟小叔子在同一屋檐下居住,早几年相安无事,但今年6月28日,小叔子却到法院状告嫂子家暴,并向法院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禁止嫂子的家暴行为。最近,柳州家事少年审理中心发出驳回人身安全保护令申请得裁定,这是为什么呢?

小叔子诉称遭大嫂家暴6月28日,小叔子阿治到柳州市家事少年案件审理中心起大嫂炼姐家暴,请求法院发出人身安全保护令裁定,禁止其大嫂炼姐暴力、威胁、行凶、打骂本人及其家人。主办法官注意到申请人称遭家暴十六年,但证据材料却只提交了家庭成员关系情况和申请人自己的陈述,缺乏遭遇家暴的证据。为进一步确定案情,主办的吴法官分别通知阿治和炼姐来文华,对案件实情做初步调查。申请人阿治说,大哥是一位精神病人,父母考虑到大哥往后的生活能够有人照顾,于1993年促成了大哥与炼姐的婚事。炼姐婚后不久,对家庭不满的情绪逐渐爆发,16年来与家庭成员之间的矛盾也不断积累,常用菜刀威胁、谩骂,家人2015年10月曾向派出所报警求助,也向社区保安工作人员进行过申诉。大嫂辩称家庭矛盾有,但没有家暴炼姐辩称,自己并没有家暴情形,与阿治的大哥结婚后有生育一个小孩,阿治的大哥病逝后,考虑到小孩往后的生活实际,本想帮孩子找一个继父填补父爱,可阿治的父母得知后十分反对,要将其赶出门,双方也为此于2008年向柳南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后炼姐为了缓和及改善家庭成员之间的关系,打消了为孩子找继父的念头,一个人安心抚养孩子,婆婆在离世时也交代阿治及阿治的大姐不能赶走炼姐,门面的租金有炼姐一部分。后因为门面租金分配问题产生纠纷,并报警求助,并不是家暴报警。阿治和炼姐各执一词的说法,到底孰真孰假?法官调查取证,拨开家暴疑云主办该案的吴法官与法院工作人员分别赶赴派出所、阿治所在社区和住所处调查取证。说法1、派出所:房租分配引发争吵报警在派出所,吴法官通过公安信息系统进行查询,并未发现阿治所称的2015年10月的家庭暴力报警记录,仅有2015年11月阿治与其大嫂炼姐的因房屋租金收益分配问题发生争吵的报警记录。2、社区:调解过家庭矛盾,没发现经常性争吵在社区,吴法官向社区工作人员询问取证。社区工作人员介绍,阿治在社区工作人员信息收集时网格化管理综合信息表内登记其患有精神残疾,2015年的时候,社区仅有一次随同公安人员一起到阿治家中调解双方家庭矛盾,没有听周边群众反应阿治家里有经常性的争吵。3、炼姐女儿:妈妈打两份工,每天晚上10点回家,没时间吵架为了进一步了解案情,吴法官在社区工作人的指引下,来到了阿治的住所处,由于是上班时间,只有炼姐的女儿在家。吴法官在与炼姐女儿的交谈中获悉,炼姐为了供她读大学,需要打两份工,每天晚上10点回到家后就休息,根本没有时间与阿治争吵。吴法官多方走访,证据均显示阿治并没有遭大嫂炼姐的家暴,阿治的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家庭暴力法》第二十七条规定的发出人身安全保护令的条件,法院依法驳回申请人阿治的人身安全保护令申请。遭遇家庭暴力 法官教你维权一旦遭受家庭暴力,受害人应该怎么做才能得到及时的法律保护呢?柳州家事少年案件审理中心的吴法官为大家支招:一是收集和固定证据,要注意收集暴力伤害的现场物证。如毁坏的物品、撕裂的衣服、有血迹的衣服、凶器等物品;书证如施暴人的悔过保证书、威胁短信、录音录像、医院就诊报告、鉴定机构出具的伤情鉴定书等都是受暴证据;二是拨打110报警电话向民警求助。在家暴危机时刻,一定要记住拨打110报警电话,向民警求助,并与到场处置的民警保持良好的沟通与联系,以便得到及时救助和保护;三是到法院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寻求法律保护。受害人在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时,需要提交相应的证据材料,充分证明自己的被家暴事实,才能及时获得法院提供的法律保护;四是向民政、妇联、社区等部门反映,寻求保护。目前,法院与公安、妇联、民政、司法等13个单位和街道办事处成立了多元化家事少审纠纷解决机制,构建了一个全方位的维权网络,受害人在遭受家暴时,既可以自主选择民政部门要求提供临时庇护救助,也可以求助社区网格员,或是拨打妇女维权热线:12338,请求给予支持、帮助和保护。